sideways

高不成,低不就 博不精,专不透
眼界高,境不够 见识少,头发凑

我是来明目张胆打广告的

谢谢广告 本子开始上架出售了

黄衫女子的宇宙黑洞

http://item.taobao.com/item.htm?id=41309770506&spm=a310v.4.88.1


【盾冬小说本《牛奶 威士忌 卡诺莎》】


 写手:@海老鸣 画手:@犬持 

写的人当然不是偶啦,是我的好姬友。

大家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试阅地址:http://singlalala.lofter.com/

看完不买也没关系,但求要个人气~

射射!

牛奶,威士忌与卡诺莎 番外

因为要出本的关系,所以结局的一章节,暂时不放在网络上。对此十分抱歉,所以写了一个番外给大家。故事接正文,但也可以独立成章。盾冬向,隐妇联全员的友情向。


 番外:


特斯科先生注意那个人最开始注意到那个人是因为他的帽子上有颗红色的星


他干这一行已经快十年了,期间卖出无数张旅游明信片,上面千篇一律地印着大峡谷壮丽的景色来满足那些慕名而来的观光客们。每年他都看着无数人像涨潮的海水一般涌到这里,又迅速地退潮离开,而那个人则能算是其中比较特别的一朵浪花。

那个人是三天前到这里的,黑发黑眼,容貌年轻,下巴上有些胡渣,穿着最普通的帽衫,看样子应该是美利...

卡诺莎的插图,非常感谢画图的GN

原谅我一生放荡不羁爱美人

闲来无事回忆一下黄金时代那些美人们。镜头保留下她们最灿烂的时刻,而记住那些最好的时光,也算是我们能为彼此所能做到最好的。(排序无关先后,想到哪里写哪)


a

邱淑贞在王晶镜头下的美是小女人式的恰当好处,恰当好处的狡黠,调皮和诱惑。如同野性未褪尽小兽,用不是太锋利的爪子在你心口划一道伤口,没流太多血,却留下一道痒痒的伤疤。

导演是不是偏爱一个演员,从镜头很容易看出来,例如《赌圣2》里的豆豆,和《后生》里的小姜。


b

很多时候一个角色足够照亮一个演员的整个演艺生涯,紫霞仙子算是这样一个角色。在充满解构与过度解构的《大话西游》里,紫霞的美算是一个无须解构的直截了当的存在,她用笑容像最明丽的梦一样出场,最后又用一...

黄沙入梦(欧阳锋x至尊宝x盲剑客x夕阳武士)

※东邪西毒x大话西游

※西皮丧心病狂

※故事丧心病狂

※人物属于王墨镜和刘葡萄,脑补属于我


1

初六日,小寒,有风,晴,忌远行,宜颂经解灾

欧阳锋擦拭第三个酒盅时,那个人到了,骑白马,踏黄沙,捎来远方的风。 
那个人说他叫至尊宝,在找一个人,一个剑客。欧阳锋不干找人的买卖,他也出不起足够的钱,但是欧阳锋还是请他喝了酒,喝醉之后他讲了个故事。 

“我以前是个山贼,当然我想本来当个状元或者夕阳武士之类的,但是我既然成了个山贼那就好好干下去。” 

欧阳锋为他斟满酒,他又一饮而尽。

“三个月前有人到了我山寨,是一个剑客,剑法不错,就是眼睛不太好使,...

太多的糖 太少的药

※为友人贺生的文章
※个人臆想很多
※节奏混乱是一贯的毛病


当弗朗西斯看到曾经的邻居亚瑟·柯克兰先生腿一软从被窝直接跌倒地板上时,那些朗读<日内瓦宣言>的经历和身为医生的职业道德还是成起到了应有的作用.蓝眼睛的好先生大步走过去一把抱起了倒在地上的病患,省去他因为重心不稳而吃力地倒退几步的细节外,波诺弗瓦先生的动作还是能称得上潇洒与流畅.
"你应该去医院."用法官宣审的庄严语调,他郑重地下了结论,接着又极具人道主义地补上一句,"我开车送你过去."
可惜顶着工作狂外号的病患毫不领情,像个努力逃避绞刑架的囚犯一般挣扎个不停,以不放过任何一个能给对方来记左勾拳

故城旧梦

*感情变化突兀
*时代背景心有余而力不足

*架空同人


1926年整片大陆刚刚从战争中得以喘息,亚瑟·柯克兰跳上了辆去巴黎的火车,一路上他和一群年青作家打成一片,以便得到免费的劣质香烟。那年他23岁,胸膛下的心和钱包一样空空荡荡。
在分道扬镳之前那群作家告诉背井离乡的英国佬一个去处,以防他一不小心就饿死街头,递给他地址的是一个来自美国的小妞顺便又再附带了一个响亮的吻。
照着指示亚瑟推开的是左岸一家书店的门,一个金发的男人正趴在柜台上看书,他用蹩脚的法语和那人打招呼,对方抬了一下眼睛权当回应,那双眼睛蓝的出奇。而托这位蓝眼睛混球先生的福,亚瑟·柯克兰当时便意识到长久以来与对岸的邻居关系恶劣的责任并不能划在英...

我在找我丢失的那颗星

※正直得不能再正直的亲子向

※霍爹在某种意义上OOC了


“我在找我丢失的那颗星,你有看见他吗,夫人?”8岁的托尼斯塔克跳上沙发,以他能表现出的最威严的语调发问。
他的母亲笑着为他扶正那顶比他脑袋更大黑色海盗帽,然后一本正经地回答道:“不,我没见到,船长。”
“那么你呢,在星海中旅行的智者?他们说你无所不知。”这位乘坐沙发飞船的船长转向他的管家兼保姆,严肃地活像要征服高卢的凯撒。
Jarvis朝里走了几步,踏进了地板上散落着珠宝模拟成星海的客厅。他弯腰捡起一只红宝石戒指递过去,说:“你是在找这颗吗,船长?这颗是最大的星星。”
他的小主人摇摇头,哀伤地回答:“不,我的星星没有这颗那么大,但是他...

©sideways | Powered by LOFTER